莲合 - 【豪门联姻篇】三 他的小温柔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到骆宅,骆老爷子等在门口。

    季知蓝受宠若惊,很快挽着这个花白了头发的老人进屋。

    “爷爷下次可不许这样了。弄得我像什么重要宾客似的,蓝蓝还想经常来陪爷爷呢。”

    季知蓝的一张嘴只要开口,长辈眼里最乖最甜的人设就能牢牢立着不倒。

    骆老爷子越看越喜欢,恨不得骆子矜立马娶了季知蓝,好能向人家宣扬这是他孙媳妇儿。

    祖孙两人吃了会儿水果,又聊了聊天,下了盘棋。

    天色黑下来,却还是没等到骆子矜。

    “气死我,这个臭小子。”

    “爷爷,别气,以后结婚了,我给您出气。”

    骆老爷子定了定,看着季知蓝平静温和的眸子,半晌才道:“是子矜配不上你啊。”

    “爷爷的孙子怎么会配不上。”

    季知蓝撒娇似的摇了摇老人的手,又剥了水果放到盘子里。

    很快,骆老爷子就被哄的忘了被孙子爽约的不快。

    看着骆爷爷比往年更加佝偻的背,季知蓝叹了口气,以后是该来多陪陪老人家。

    毕竟收了骆家这么多钱。

    累了一天,季知蓝没回季宅,准确来说,季知蓝就没打算回去住。

    季父已经很累了,她不想再接受父亲对她的愧疚。

    有些事情,并不是劝就能劝好的。

    回到自己的小天地,季知蓝才稍显放松的进了浴室。

    冰凉的水花冲在身上,驱赶大部分劳累。

    看看时间,不到十点,季知蓝忍不住泡了个澡,泡着泡着没忍住睡意,趴在在浴缸边不知不觉合了眼。

    算上昨晚那一次和白天的一次,连着叁场春梦。

    脸皮再厚,也忍不住要红脸。何况季知蓝这样实际并没有性经验的人。

    这是年纪到了,格外饥渴?

    还好是梦,不然换到现实里,身体哪里吃得消。

    陌生男人的身材很好,精瘦的腰,结实的腹肌,有力的双手,还有那个每次动起来就停不下来的窄臀。

    捂住脸,季大小姐对此还是很满意的。

    当然,能再节制一点就更好了。

    一周做一次这样的梦其实很享受。就季知蓝看过的a片来看,男人的技术绝对不错。

    也不用担心脏。毕竟这年头,外面找鸭子也得谨防被下套。

    梦里既没负担,又可以尝试现实不敢尝试的姿势。何乐而不为。

    “小骚货,今天这么主动?”

    男人分开季知蓝双腿,扯住白嫩腿心那颗小珍珠,一次入洞。

    阴蒂刺激着花穴向两侧分开,粗长的鸡巴进入肉穴,季知蓝被这股欲感冲的往身后倒,躺在绵软的床铺上,但很快又被男人捞了上来。

    男人喘着气喷洒在季知蓝胸前。

    两颗成熟的蜜桃被轮番叼啄,痒的难忍。

    男人几乎是在季知蓝被捞上来一瞬间扣住纤腰往里撞,两个囊袋摇晃着拍打在季知蓝花户,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现在都不需要前戏,仅仅只是男人的裸体就让季知蓝湿了身,很快就能接受大开大合的性事。忍不住攀着男人肩膀,跟着男人的动作旋律而动。

    前后的律动最普通也最真实,像是骑马奔跑在大草原,身心四处都在喧嚣着自由与放纵。

    一阵天旋地转,季知蓝攀上顶点。

    曾经,季知蓝也怀疑过,试着找心理医生。

    毕竟做春梦很平常,但每次春梦主角都是同一个,就值得玩味了。

    如果这个人是季知蓝喜欢的人,比如骆子矜,那也可以理解。

    但这个人偏偏和骆子矜性格完全不同。骆子矜矜傲高冷,梦中人粗俗热烈,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也就那点点强势和声音勉强像了。

    其实过了这么多年,季知蓝已经快记不起骆子矜的声音了,但潜意识里,她还是将男人的声音想象成骆子矜的风格。

    “是不是没见过男人,嗯?”

    休息了没多久,男人又一次戳入花心,次次顶在宫口,发狠的掐着季知蓝两颗乳尖。

    乳头又疼又痒,忍不住挺起胸往男人手上送,季知蓝听到男人的话红了红脸,她没有想着男人啊。

    “没想男人,怎么老梦见我?”

    “说,是不是每天都想被男人肏?”

    男人的问题一个接一个来,季知蓝咬唇,脸红如血。

    什么肏不肏的,哪有人天天想着这种事情啊。她只有做梦的时候才会这样....

    好在男人也只是问,没想着让季知蓝真的来回答。

    床上的两人四肢交缠,季知蓝仰着脖子,又一次极致过后,忍不住盯着男人黑乎乎一片的脸看。

    她其实还是有些好奇男人的样子。

    整颗头除了轮廓,其余五官都隐藏在黑雾里,看不真切。想了一会儿,季知蓝把头发从背后撩到身前。她有点怀疑,梦里的人是不是她照着骆子矜的样子想象出来的。

    骆子矜平时不是这样的,但……好像她曾经看到过骆子矜疯狂的样子。

    “又不专心?”

    花心被狠狠一撞,敏感点反复受到刺激碾压,抽搐的花肉被男人故意扭转,随着粗长不停旋转,仿佛云端仿佛极乐。

    “肏死你。”

    “啊——肏死你——”

    仿佛是惩罚季知蓝的不专心,男人肏的停不下来,小腹“啪啪啪”拍打在季知蓝粉嫩的屁股上,两只蜜桃随之抖动,连床都跟着摇晃起来。

    季知蓝想要喊,出口却是无声。

    男人仍是不满足,竟是在翻转中让季知蓝骑乘在上,他在下。

    两只手抚着季知蓝丰满有弹性的屁股,用仅有的这点支撑力带着季知蓝上上下下吞吐胀大了一圈的肉棒。

    “鸡巴还不好吃?”

    “吃的那么深?嗯?是不是吃不够?”

    “哦,好棒。”

    “骚货是真的骚,主动骑在男人身上,是不是想肏男人?”

    骑乘的姿势让阴道更显长和窄,粗大的肉棒从下往上进入,一次性就能挤开花肉冲入宫口。

    季知蓝忍着尖叫随男人舞蹈,屁股每次都能坐在男人蛋囊上,花口更是间接性拍打在男人

    坚硬的小腹上,阴蒂被挤压,花液喷涌,将两人下体弄得湿漉漉一片。

    “骚货,肏死你。”

    男人终于在一个深顶里释放出所有。

    阴道被那股冲力从下方冲刷,身体又是向下,两种作用力直接让花心那块最柔软的肉痉挛抽搐。

    而那半软的肉棒仍然埋在温热里感受高潮后的余韵。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