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合 - 【豪门联姻篇】四 他的小温柔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季氏的事情加上婚礼的准备,季知蓝忙的焦头烂额。不知不觉间,半个月过去。

    婚礼定的匆忙,完全是骆老爷子拍板定下,骆子矜没什么异议,季知蓝更不会有什么想法。

    虽然骆子矜全程人没出现,但该做的事情一件都没落下。

    结婚证是找人代领的,莫总助拿着骆子矜身份证来,得体的脸上带了一丝尴尬。

    季知蓝抿着唇笑了笑,反而没了紧张,比莫总助坦然许多。

    试婚纱当然也是季知蓝一个人去的。请设计师早早开始制作,一共十二套,季知蓝挑了六套,剩下的将作为参赛品送去参展。

    婚礼内容也是季知蓝骆子矜分别过目敲定。

    两人没有实际交流,亏得中间人仔细,倒没出现龌龊和不愉快。

    骆家为了弥补,特意买了一条游轮送给季知蓝,婚宴也将会在游轮上举行。

    季知蓝不是喜欢这种场景的人,但她的婚礼夹杂太多商业因素,所以她本人也主张办的越大越好。

    具体的事情不需要季知蓝一一过目,只把关一下婚礼负责人,确保请柬、安保、现场、菜品、接待等各项事务负责人按部就班,记下了他们的名字还有联系方式便好。

    但仅是这样,也有的好忙。

    忙忙碌碌一个礼拜才消停下来。

    许久没做的春梦,也在接近婚礼的某个夜晚重临。

    或许是隔了太久。

    这次男人的力道又急又重。

    “夹那么紧?”

    大鸡巴从后面进入,破开阻碍,尽根没入。

    季知蓝被按着腰,以跪着的形式张开腿,被男人扳着屁股戳进去。

    花唇从背后看宛如一张贪吃小嘴,吞咽着不合尺寸的巨物。

    翘起的性器摩擦阴蒂进入,太快了,季知蓝瞬间高潮。

    男人啧了一声,戳到底后扭了下屁股,两个囊袋拍打在季知蓝臀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加上甬道里噗嗤噗嗤的水声,男人更加兴奋。

    “小骚逼越来越会吸了。”

    季知蓝两条大腿都在抖。

    男人的手往前握住垂下来的胸。

    “吃什么长的,奶子这么圆?”

    大手包着乳尖抓握。

    季知蓝喘气。

    之前只是心累,现在身体也跟着累。

    “肏了这么久还是那么紧?松开,放松——”

    男人握着季知蓝腰,小腹贴着臀狠狠摆动,嘴里的话也恶狠狠的。

    季知蓝咬住唇承受,两只手撑在床面,身体一摇一摆。

    “噗嗤噗嗤”

    感觉骨头都要散架。

    “哦——小骚逼真会吸。我让你放松。”

    太多次的抽插让季知蓝高潮痉挛,花穴剧烈收缩,把甬道里的巨根牢牢吸住。

    男人被爽的头皮发麻,举步维艰。

    大手一巴掌甩在季知蓝胸上,两个沉甸甸的奶子跳了两下,瞬间红了一片。

    季知蓝也跟着红了眼睛,太羞辱人了。

    身体的反应哪里是她能够控制得住的?

    “看来以后还要多肏肏,不然迟早有一天让你个骚货吸干。”

    抹了把眼角,季知蓝来不及伤春悲秋,就被男人推倒在床上,按着两条腿来了个叁百六十大转弯,改成面对面的姿势。

    小腿搁在男人厚实的肩膀上,随着前进的力道一晃一晃的,纤细的脚腕被男人抓在嘴里亲吻,连脚趾缝都不放过。

    粗糙的舌头仿佛有一种魔力,季知蓝整个人仿佛熟透了的虾米,粉红可怜,被男人肆意凌虐。

    肏开的花口被捅出一个洞来,紫红色的巨物从里面抽出来插进去,粉嫩的肉外翻,透明花液被打成浮沫,星星点点缀在腿间。

    挺立的珍珠脆弱不堪,粗长每一次尽根拔出尽根没入都摩擦在截面,可怜兮兮的花瓣根本没办法闭合。

    季知蓝抽抽搭搭的高潮,小肚子都被男人顶的鼓起来。

    “都射给你——”

    男人数不清几百次插入后,终于在花心深处宫口射出。

    剧烈的射击感冲刷在脆弱的花肉上,一波接一波,足射了半分钟,量又多,远远看去,季知蓝的肚子微微凸起,本来还能摸到肉棒的形状,如今却是圆滚滚一片,盛满了精液。

    男人显然还没尽兴,肉棒堵在里头,没软下去的趋势,随着甬道的抽搐,隐隐随之挺弄。

    季知蓝没办法发声,只能咬着唇哭。

    小腹酸疼,好想排泄。

    男人注意到季知蓝的不安,竟然还将手放在那鼓起的小肚子上按了按。

    “噗嗤——”

    留在肚子里的精液回流,想要顺着口子出去,但很快又被顶在花心的肉棒牢牢堵住。

    肉棒尺寸本就大,破开花穴进入已经很勉强,勃起状态几乎和肉穴肉贴着肉没有一丝空隙,那些液体流不出去,只能在花穴里打转。

    季知蓝这下是真的掉了眼泪。

    她被男人这一戳,戳出了尿意。

    精液被堵住已经很难堪了,现在竟然还有......

    可怜的季大小姐,这辈子都没受过这种委屈。

    “想尿?”

    男人很快看出季知蓝想法,没再按季知蓝肚子,但也没把东西拔出来。

    季知蓝无法说话,只能点点头,寄希望于男人的放手。

    “那就尿出来。”

    男人轻轻一笑,恶劣又低沉的答复,让季知蓝几近崩溃。

    他不拔出来她怎么尿,虽然是两个地方,但也不可能这样....都不怕感染的吗?

    季知蓝的矜持让她拼命忍着这股尿意。

    但男人并不打算放过她,大手一捞,把她整个人捞到怀里,小小一个,但哪里都有料。

    “啧,还是这么会吸。”

    身体移动,从平躺到抵在男人温暖的怀里,加上那股尿意,季知蓝忍不住缩了缩肌肉。这一缩,男人埋在她体内的东西竟是又胀大了一圈。

    季知蓝呜咽一声,张口咬在男人肩膀上。

    真的要忍不住了。

    “你是自己松,还是我给你肏松?”

    男人吸了口气,被季知蓝这一缩一咬激起更多兴致,干脆把人掉了个头,背对着自己,以小孩把尿的姿势跪在床上。

    “嘘——”

    季知蓝还沉浸在身体旋转摩擦带来的刺激里,耳边就响起了男人哄小孩似的嘘声。

    “轰——”的一声。

    季知蓝从脖子红到脑门。

    他他他......

    她想说不要,放开她,但是从尾椎骨升上来的那股感觉已经充斥脑海。

    “哒哒哒——”

    淡黄色的液体抛物线一般从两人相交的地方飞溅而出,冲的又高又远。

    季知蓝是羞的晕过去还是气得晕过去已不得知。

    只是在季知蓝晕过去后,这个梦还没有结束。

    男人看着怀里羞红面色的女人,忍不住啄了啄她闭合的小嘴。

    软软的甜甜的,就和她整个人一样。

    下体还连在一起,因为尿出来的缘故,花心湿漉漉的,有些尿液甚至沾在他裸露的囊袋上,热乎乎一片。

    男人没有犹豫,就着这个姿势,再次提枪上阵,窄臀狂捣,一边肏弄下面的小口,一边盯着女人沉睡的面容。

    粗大的肉棒在微小的口子里肆虐,浑浊的液体不时流落,混合着之前的液体,在床上流下淫靡痕迹。

    真是,怎么也要不够她。

    婚宴前,莫犹豫了很久才给季知蓝打电话。

    没办法啊,自家老板不出席婚宴这件事,不管是给骆老爷子还是季总打电话,他都免不了要脱一层皮。

    也只有季小姐好脾气可以商量一下。

    “我知道了。但是婚宴真的很重要,我来和他商量。所以可以拜托你帮我和骆总约个时间吗?”

    季知蓝叹了口气,挂掉电话。

    骆子矜连婚礼都不肯参加吗?

    不过是走个场面罢了,婚宴过后,两人还是可以各自安好。

    季知蓝有些头痛,这些天梦里的人作弄的她格外狠,第二天起床还会有些心悸,总的来说就是累。但季知蓝还是洗了个澡背上包出发。

    婚礼的事情太重要了。

    因为是偷偷的去截骆子矜谈话,所以没叫司机,季知蓝自己开车。

    然而,事情往往在同一时间都是朝一个极端发展的,金塘口红绿灯失效,季知蓝和别的车子撞了。

    车上下来个男人,戴着墨镜。

    季知蓝愣了愣,不确定的问。

    “骆子矜?”

    眼前的人站在阳光下,哪怕戴着墨镜看不清神情,也有一股倨傲感,光是站在那里就能给人压迫。

    季知蓝拨助理号码的手不知不觉停下。

    没想到……会碰到事主,这个事主恰恰又是她要找的“事主”。

    “你认识我?”

    男人摘下眼镜露出一双凤眼。一瞬不瞬盯着季知蓝看。

    “我……”

    如今的场面很糟糕,季知蓝一时间不知道该先说婚宴的事还是先处理这次交通事故。

    然而对面的男人显然没想那么多。

    那双高傲的眼里酝酿着风暴。

    从车窗里看到季知蓝侧脸的一瞬,这场风暴便开始滋生。

    “跟我走。”

    季知蓝捂住嘴,惊讶声被悉数咽下,眼光全放在男人拉住她手腕的手上。

    她几乎是被拖到骆子矜的车上。

    “我的车……”

    季知蓝回头。

    眼看着男人赶把司机赶下车,把她按在副驾驶上,又给她系上安全带,然后自己坐到驾驶位。

    “现在还在想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吗?”

    季知蓝咬了咬唇。

    觉得哪里怪怪的。

    她想过很多次和骆子矜的初见。

    淡漠的逢场作戏的,又或者安静的……唯独没有像这样摸不着头脑的。

    事情没有掌控在自己手里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