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合 - 【豪门联姻篇】五 他的小温柔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我们是不是应该谈一谈?”

    “谈?”

    骆子矜拉住季知蓝的手。

    季知蓝猛地被烫了一下。骆子矜的手又大又热。但不仅仅是这样,季知蓝被强制拉向男人怀里。

    掌心上抵着一样东西,顺着裤子几乎要冲刷上季知蓝心口。

    骆子矜竟然把她的手按在……那里!

    他是疯了吗?

    “你想谈什么?我都硬成这样了……嗯?”

    尾音带了点欲擒故纵的滋味。

    这是重逢后第一次近距离看到骆子矜。这叁个月来,季知蓝只能从报纸或者视频上看到骆子矜。

    但无论是网媒上的骆子矜还是记忆里的骆子矜,都和面前这个眯着眼睛牢牢盯着她看的骆子矜不同。

    这个骆子矜,危险、压抑、深沉的吓人。

    不过,这样的骆子矜,似乎更能挑动季知蓝的心。

    她的心底,隐隐约约也藏着这样一个骆子矜。

    季知蓝咽下莫名呻吟,感觉手里的东西在她的胡思乱想中胀大了几分。

    所以,骆子矜这是,想和她上床?

    “你……”知道我是谁吗?

    季知蓝斟酌开口,然而话说出口只一个字,剩下没说出口的下半句已被男人堵在嘴中。

    炙热的气息冲上咽喉。

    季知蓝所有的疑问都在此刻当机。这个人,真的是骆子矜吗?

    是那个会把扑上来的女人向篮球一样拍走,对班里同学提问讨论不耐烦,满心只有竞赛的骆子矜?

    不,气质太不一样了。

    饶是季知蓝很久没见骆子矜,还是能感到两者的区别。

    车子被停在私人地下室,感应灯只亮了一小会儿,四周便陷入黑暗。

    “唔,别……”

    骆子矜撩人手段让季知蓝吃不消,尤其是长裙被从上剥落后毫不留情撕开乳贴,骆子矜一口咬在奶尖上。

    “宝贝,奶子够挺。我很喜欢。”

    手指捏着另一个乳头,骆子矜将季知蓝放在腿上,成功打开季知蓝双腿。

    季知蓝用手抵着肆虐胸前的头颅,心里扬起一阵熟悉感。

    骆子矜的声音仿佛在哪里听到过。

    这个骆子矜明显更像是她梦里......不对,她曾经见过这样的骆子矜,但是想不太起来了。

    手指摩挲在花户口,坚硬的硕大戳在大腿内侧,季知蓝压住冲出口的声音,身体有些发抖,脑子里还在想这莫名的熟悉。

    但很快,这种熟悉感便化为羞耻及无力感,压在季知蓝心头,不知该如何是好。

    脑子里被挑起的一瞬光芒很快被情欲掩盖。

    男人不安分的手指描摹着季知蓝光滑洁白的下体,粗粝的感觉刺激着少许布料包裹之处渐渐湿润起来。

    男人的笑容是那样恶劣。

    季知蓝不敢看,闭上眼。

    即便是这样的骆子矜,也不讨厌啊。

    “骚货,这么快就湿了?”

    骆子矜的话是实话,但太直白了。她也不想的。

    控制不住。

    做梦的时候,只要一点点前戏,她就能湿个彻底。

    没想到在现实里,她竟然也是被男人摸了几下就......

    “果然是个小淫娃。”

    止不住的笑意蔓延在骆子矜嘴角。他先是抬高季知蓝一条腿,侧位的原因,腿间遮羞布料被挑起,露出里面粉嫩无人采撷的花户。

    深一个色号的手指刮擦在上面,指腹压着花珠,捻着细缝往上滑,视觉效果几乎让男人红了眼。

    白色水液从中间一条窄窄的细缝里流出,隐约可见里面的鲜红。拨开两边嫩肉,不知何时硬挺的珍珠悄然绽放,指腹一次次按在上面,就能引起身下女体一阵又一阵颤栗。

    真是该死的美好。

    “别....好痛。”

    到底还是个处女,身体再怎么敏感也经不住人直接戳进去。

    “有没有自慰过?”

    季知蓝按着骆子矜的手指不让他继续往里面去。

    冷不防骆子矜的问题。

    “啊....?”

    季知蓝怀疑自己听错了。骆子矜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以前学校里,刚刚知事的少年人血气方刚,不是没有在教室里开过荤跑过火车,但骆子矜从来对此嗤之以鼻,好几次发火让黏上来的人滚。

    “呵,看样子也没被男人上过?”

    男人的话里有他自己也没察觉的惊喜。

    但季知蓝还没有从自慰这个词语里回过神,更是没察觉到话语里的深意。

    季大小姐怎么可能做过自慰这种事情呢。除了那莫名其妙的春梦,她二十多年人生便没有过多波折。被人追过,表白过,偷拍过,就是没有谈过恋爱。

    毕竟,她喜欢骆子矜这件事,已经走过了十个年头。

    只要她喜欢骆子矜,那么追她的人也会不自觉将自己和骆子矜放在一起做比较。比较到最后,谁能优秀的过天之骄子骆子矜呢?

    所以季知蓝在情事方面还是一张白纸,托了骆子矜名头的福才留存至今的白纸。

    季知蓝咬着唇迷惘的样子取悦了骆子矜,干脆一把撕开沾湿了水的内裤,俯身吻住花心。

    “好甜。”

    “小骚货,哪里都骚,唯独这里倒是不骚。”

    男人舌头舔舐的声音在寂静之处格外清晰,伴随撩人水渍声,季知蓝羞红了脸,忍不住夹紧双腿。

    但这样,也就把骆子矜的头牢牢卡在了她双腿之间。

    要不得,太.....这个骆子矜太陌生了,先是问她自慰这种问题,还动不动....骚.....怎么男人在床上都是这幅德行吗?

    季知蓝动了动,那舌头已经不满足只是在花穴外围绕圈,描摹着细缝忍不住往里探。

    舌苔上带着一点粗糙,舔的细皮嫩肉颤动不已。

    娇小可爱的珍珠是格外照顾对象,除了舌头舔弄,还有男人的牙齿不时虚咬着厮磨。

    没多久,一股水液就喷洒在骆子矜口中。

    男人抬起头,薄唇亮闪闪一片,当着季知蓝的面颇为邪气的舔了舔唇角。

    有那么一瞬间,季知蓝觉得眼前的人和梦里看不到人脸的那个陌生男人重迭。

    但怎么会呢,这个人是骆子矜啊!

    季知蓝咬着唇,靠在方向盘上,两只眼睛红通通的,眼尾微微上挑,明明是柔和的面向,却在此刻有了一丝魅惑。

    骆子矜甩了甩头发,牢牢盯着季知蓝双眸,眼里有着必得的自信和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温柔。

    抽开皮带,伴随着裤链拉下的声音。

    季知蓝看到深色内裤上大大一团,一跳一跳的,似乎还有变大的趋势。

    她没有意识到危险,两只眼睛忍不住看着那处昂扬,随着骆子矜修长好看的手,被一寸寸掏出。

    有点吓人。

    这尺寸,也太大了。

    季知蓝咽了咽口水,总觉得自己两只手都可能包不住。

    她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想的事情有多么可怕,只是下意识盯着那处昂扬看,并且忍不住和梦中人对比,像极了做比较研究的学生,既认真,又天真。

    男人的眼光一瞬不瞬盯着季知蓝,在看到季知蓝愣神的样子后,眸色愈加深沉,眼神越发危险。

    “想不想摸一摸?”

    男人开口,是低沉充满诱惑的声音,引诱着面前柔弱女人沉沦犯罪。

    季知蓝仿佛一个初尝性事的少女,好奇多过恐惧。在骆子矜的哄骗下,缓缓伸出双手。

    大手牵引着小手,直到那温热掌心覆盖在一片火热之中。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