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合 - 【豪门联姻篇】六 他的小温柔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几乎是逃着离开地下室,季知蓝到电梯里碰到了之前见过的骆子矜秘书团。

    比起她们梳的一丝不苟的发型。季知蓝被扯开的头发散在一边,口红也被骆子矜亲的黯淡不少,衣服更是皱巴巴的。

    季知蓝哪有过这样的时候,季家大小姐在外从来端庄光鲜,落魄如此,实在让人惊讶。

    季知蓝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没有拒绝骆子矜......是潜意识把自己摆在了夫妻义务上吗?

    而且,看骆子矜刚才的样子,似乎是认得她,但......又不像是她以为的那种认得。

    抛去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季知蓝又觉得自己真是好笑,明明当初签的协议里写着无需履行夫妻义务这一条呢。

    “季小姐?!”

    站在最前面的秘书显然还认识季知蓝。带着不可置信的声音拉回了季知蓝的思绪。

    “不好意思,路上匆忙。我和莫总助约了见面。”

    季知蓝从未如此狼狈过,身下几乎没有遮蔽,乳贴和内裤都被男人带走,但她仍旧挺直背脊,不失礼貌的和这群秘书打了招呼,保持着该有的风度。

    众人没敢当着季知蓝的面多说什么,但电梯门关上一瞬间,季知蓝听到里面的人在说:

    “看吧,我就说他们各玩各的。刚才季小姐脖子上那么明显的红痕。”

    “季小姐,您先休息一下。骆总应该马上就到了。到时候他经过这里我会给您提前发信息。”

    季知蓝点了点头,又拿出化妆包示意了一下。

    莫推门出去。

    季知蓝松了口气,打开一旁休息室,撩开裙子,下身两瓣花唇可怜兮兮的闭合着,上面布满水渍粘液。小珍珠因为张开的腿只露了个头就隐进了花瓣,忍住身体悸动,季知蓝拿出手帕仔细清理了一遍,然后把手帕绕在大腿跟打结,勉强遮住春光。

    还好包里有一块丝巾,围在胸上能够遮住凸起两点,穿上衣服,从外面便看不出异样。

    车子也不知道会被拖去哪,一会儿估计还得让司机来一趟。

    “老板,下午叁点的会……”

    “取消,让安保部派人上来,我要调电梯监控。”

    “还有,帮我查一下这个车牌。”

    莫总助听到自家老板声音喑哑,意识到老板怕是发病了。

    “是。”

    取消会议的同时,莫总助还不忘发信息给季知蓝。告知她今天可能没办法拦下骆子矜。

    得到这样的信息,季知蓝反而松了口气,其实她也没什么勇气再和骆子矜谈话。会跑过来,只是一时冲动,加之不想让莫总助难做罢了。

    这样也好。

    晚上,季知蓝难得无法入眠。

    拿着牛奶和书。

    露台上一个人发呆。

    对骆子矜没有感情吗?

    看今天的样子,明显有啊,她都没拒绝骆子矜对她动手动脚。

    但是这个感情,又好奇怪。他们两人没有亲密相处过,她当年到底为什么会喜欢骆子矜.....

    季知蓝努力回忆了一下,似乎是那时候学生间很流行的真心话大冒险。

    “哇哦,是蓝蓝!中奖了中奖了,女神心意大公开。”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选一个!”

    同学哄闹着让她选一个,当时她似乎是选了真心话。

    “诶,快问问女神有没有喜欢的人!”

    “你滚,这种问题太没含金量了。”

    “要问就应该问:女神,如果让你在现场选个人,这个人必须是你喜欢的类型,你会选谁。”

    玩的最欢的人给季知蓝设了一个无伤大雅的圈套。

    彼时季知蓝真心待人,对每一个问题都像是考试般认真。

    她安静的想了想,眼神在四周逡巡。

    被季知蓝眼神扫过的人群发出一阵轰动,季知蓝失笑,没去搭他们的话。

    突然,眼前出现一个人,像是一道光,照开季知蓝悸动的心扉。

    少年侧头靠在沙发上安静睡着。长长的睫毛像是一面小扇子,一下就扇开了季知蓝眼前的阴霾。

    就是他了,心,砰砰跳着,季知蓝听到自己回答:“我喜欢骆子矜这样的。”

    话总是越传越偏,从骆子矜这样的到骆子矜只用了半天时间。

    女神喜欢男神,这是一件多么让人心碎的事情。

    一开始季知蓝还想辩驳一二,每次被同学们提起这件事,总觉得很愧对骆子矜。

    但显然,流言并不会给你洗白的机会,一阵风过去,就像是蒲公英撒种,不是事实的事情也成了真实的事情。

    好在骆子矜当时一心搞竞赛,对外界任何事情都不在意。

    季知蓝的这段乌龙暗恋也就在一方的沉默中坐实。

    再后来,上了高中,季知蓝和骆子矜一个文科一个理科。以前的事情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直到有人在放学后堵住季知蓝表白。

    这件陈年暗恋事就被季知蓝的朋友再次提及。

    “诶,想追女神,你得先比得过理科班的骆子矜啊。”

    “女神可是喜欢骆子矜好几年了,你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行啊哈哈哈哈。”

    友人的话说的随意,实际效果却很惊人,表白的人率先告退。

    季知蓝无奈又尴尬,想要安慰对方,但又怕给对方误会,什么都不说呢,好像又有些对不起骆子矜。毕竟这是在平白给骆子矜树立仇敌。

    这事情后来不知道怎么传到骆子矜爷爷和自己父亲耳朵里。

    婚事就这么被不明不白敲定。

    季知蓝说不出什么感受。本来这件事她也是抵触的,新时代的孩子,没有一个愿意被父辈左右婚姻,但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季知蓝不知不觉接受了自己喜欢骆子矜这个事实。

    这些年来,她因为越传越真的误会忍不住经常性关注骆子矜也是事实。

    那时候,季父再婚,她又是叛逆期,几乎无人可诉说,总不能和骆子矜爷爷说这种事情吧,所以到最后联姻的风声被放出来,季知蓝只能咬咬牙说要去国外留学。

    比起她的纠结,骆子矜当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拿了各种竞赛以后似乎没了追求,从高中就开始熟悉家族事务,到后来也很干脆的学了金融管理去了美国。

    想着想着,季知蓝秀气的打了个哈欠,睡了过去。

    “骆总,那个时间段里在电梯的人员名单已经拟出,请过目。”

    莫把东西放在骆子矜面前。

    “之前的车牌也查到了....”

    莫欲言又止,那个车牌是季小姐的,他不知道为什么老板突然让他查这些东西,他直觉将会有大事发生,但他也明白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关于那个人的事情,就应该闭嘴,所以莫很快退出房间,并贴心的给骆子矜关上门。

    开玩笑,老板发病的时候简直就是另一个人格。

    能不惹事就不惹事。

    骆子矜看着桌上U盘,心里已经有了想法。

    在看到名单上的人名时那个想法几乎确定。

    原来,他要找的人早早就在他身边。

    纯黑的眸子在这一刻,散发出异样光彩。

    “喂,您好。”

    “请问是季小姐吗?我们是MOD婚纱工作室,您的礼服已经设计完毕,什么时候有空来现场收腰?”

    “麻烦你们了,明天上午可以吗。”

    季知蓝被电话吵醒,声音带些沙哑,但仍保持礼节。昨晚睡在露台,脖子都还有点疼。

    “莫总助,季小姐明天上午来工作室。骆总的礼服也已经准备好。”

    莫按掉电话,把事情回报给自家老板。

    对于自家老板突然的“回心转意”,莫还有些不可思议,但想到或许和那个老板一直让他查的人有关,似乎一切又有了头绪。

    先是把婚礼的所有资料要了过去,然后又在半夜打电话让他去问婚服定制情况。

    明明之前这些琐事都不屑一顾,他去汇报,得到的就一个字:“滚”。

    按照道理,他老板还没和季小姐见过面。如果见了面,被季小姐折服,那这种反应尚可理解……

    现在只剩下一种解释。

    当然,不管原因如何,老板能和季小姐在一起,这种结果无疑是最好的。

    同时,他也得开始准备敲打一下众人,以后对季小姐的态度。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