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合 - 【上古仙侠】同去 他的小温柔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夜里无星。

    浩然宫偏殿,一名小仙侍趁夜色而来。

    “进来吧。”里面一道声音懒懒传出,没有白日里的干练清爽,反而带着一丝媚态,便是同为女子的小仙侍也有些受不住,额头流下几滴保持清明而分泌出的汗水来。

    这小仙侍正是白日那个叫做阿旻的略微年长仙侍。

    “凝姐姐。”她推开门,脸上堆出几抹熟稔和刻意讨好。

    原来这阿旻出身北神域下界一大世家,正巧与凝若粟同宗。此番被族人送入浩然宫,也是凝若粟特意提拔到身边,平时里替她做些日常事务。

    “你今日着实鲁莽了。”层层的帘幔之后,一双娇媚无骨的手探出,十个指甲染成鲜红的艳丽色彩,似盛开的曼珠沙华,阿旻痴迷的看着那双手,直到那双手放下珠帘,转而扼住了她的喉咙。

    “我说过,不要做一些没必要的事情。”

    阿旻看着凝若粟从帘幔后走出,脖子上的力道随着那张明艳的脸庞凑近而加重,几乎不能呼吸,嗬嗬了两声,艰难道:“我只是看不惯那个人....明明这段时间都是凝姐姐你在帮忙料理浩然宫,凭什么.....尊上只另眼相看那个人...”

    “咳咳,她什么都没做,又凭什么享用这一切——”

    “那些东西——本——咳咳——该——你的——”

    凝若粟放开手,看着地上趴着的人,冷冷笑了一声:“呵呵,那你是打算杀了她吗?”

    “我的好妹妹,你是什么修为,她又是什么修为?你不过是林中的雀,也妄图和鹰隼来争抢吗......虽说,你的目标是个凡人,但你能杀了她身边的人,那你又能承受她的怒火吗?”凝若粟一脚踩在阿旻手腕上,“到时候,是不是又要把我供出去来脱身阿。”

    “啊——不...不会的...凝姐姐——啊——”

    “我对你——啊——忠心——啊啊啊——”

    赤裸的足缠着一双铃铛,踩在手腕上发出一串一串的响铃声。

    丁零当啷的脆响在寂静的宫殿里回响,盖过了女子或高或低的呼救。

    夜还漫长。

    且说闻竹这边,天光微亮,她便早早起来炼了一炉丹药。这段时日,她一直在调制灵药。曼陀茹芯生在北陆夕阳海,离浩然宫极远,最关键的是,那花具体生长地点无人得知,需要慢慢搜寻,所以势必要在北陆呆上许久。她一个人去倒无所谓,但此行她已想好,要带着雨苍苍一同,便需做大量准备。

    那天的事情到现在都让她心有余悸,没想到竟有人想要杀雨苍苍。雨苍苍一介凡人,不可能树敌,那人的目标只可能是她。

    一想到雨苍苍会因为她而受伤,她的心就无法平静。心脏跳动的地方难受的就像是从虚空间隙回来后产生的那种说不出的感觉。

    闻竹张开手掌,手心里的黑纹从无形剑出现后就淡了许多。

    她本想等雨蒹葭和这具身体再融合一段时间离开,如今看来,是等不了太久了。

    一开始那仙侍的招数明显没有要夺人性命的意思,倒是银簪法器上的绿光很是可疑,但她拿到银簪时又没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

    “师父....”雨苍苍走过来,“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少年一脸我没做错事,但是你要非得让我认错我也可以认的表情。

    闻竹被打断回忆,看着他这张搞怪的脸噗嗤一笑,“我们苍苍怎么会错,我都听到了,你只是维护师父而已。”

    少年脸微微红了一下,闻竹若是骂他,他都想好怎么还嘴了.....但她好像每次都是夸他,这反而让他没了招架之力。

    “好了,我们过些天去北陆,你需把这些都背下来。”闻竹从储物袋里掏出一堆书,转了话题,语气变得严肃起来:“这些日子也不用去取活水了。”

    在没把这事弄明白以前,还是不能让雨苍苍经常出去。

    虽说有保命元符,但浩然宫卧虎藏龙,敌暗我明.....

    “这么多——”

    “师父.....”

    雨苍苍看着堆如小山的竹简,不高兴全摆在了脸上。

    “求饶也没用,必须看完。”已经有段时间没见过雨苍苍活泼的样子,看着他充满活力的样子,闻竹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

    每天给雨苍苍补习北神域修真区块的知识,日子倒也过得挺快。闻竹简单盘点了一下制作的灵药符箓,又算了一下带一个人的路程,将出发的日子定在叁天后。

    出发前,她还需问浩然无极要回两样东西。

    “带他?”

    对于闻竹的要求,浩然无极自没有不应的,他早便猜到闻竹会于近日离开。只是对于闻竹要带雨苍苍同去这件事,表现出来的神情有些晦涩清冷,就连说出口的话也带着丝莫名的情绪,与他平日不同。

    “对的。这次去北陆夕阳海,本就路途过长,一来一回要花不少功夫。但北海不算艰险,我既是他师父,自然也要带他历练一番。”闻竹本来不需要和浩然无极解释那么多,但是浩然无极周身威压逼人,让她有些不舒服,是以多说了几句。

    她向来是个温和的人,轻易能察觉到对方的情绪。

    “我与你同去。”

    闻竹接过浩然无极递来的武器,抬头看他。背着光的人长身玉立的站着,银发被一根玉簪规规矩矩束在头顶,不似之前那般披头散发着,熟悉的深蓝衣服,与她身上的那件相同颜色,只是她穿着看起来端庄温婉,浩然无极穿着,却显得冰冷而不近人情。

    蓝色本该是充满希望和生命力的颜色。

    “.....”闻竹没来得及说上什么,浩然无极也不打算给她拒绝的机会,蓝色衣角一卷,人已离开,只留一段冰凉的霜寒之气。

    闻竹点了点白玉笛,不知为何,她竟奇异的有种浩然无极落荒而逃的错觉?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