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合 - 【上古仙侠】夜间来客 他的小温柔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不想进了屋子,浩然无极丝毫没有要进入虚空间隙的自觉,整个人杵在屋子里不动。

    北海没有修仙世家和宗门照拂,是个叁不管的地带,没有那么华而不实的东西,是以客栈房间也小的可怜,浩然无极往那一站,根本就没有了其他下脚的地方,闻竹只能坐在桌边拿出一份地图低头看起来。

    头上一阵阴影,浩然无极也坐下,就坐在闻竹对面。

    “.....”

    闻竹其实早就把这份地图来来回回看了不下十遍,但这会儿摸不清浩然无极是什么意思,便又看了一遍,来之前她就想好了,逍遥镇作为最大的贸易城镇,一定会有曼陀茹芯的消息,打探消息总比直接摸瞎好,是以她算好了日子,刚好能赶上明日逍遥镇的珍宝阁拍卖会。

    雨苍苍倒也没说错,她其实离开剑宗的日子不多,大多也就是在剑宗附近,走的最远的一次,也不过是拜访其他叁门。但她向来做事周全,来之前,查阅了北陆各种典籍,对这里的事情了解不少。最起码也要比对修真界一问叁不知的少年和这个看起来就常年闭关不知世事的神要知道的多。

    珍宝阁拍卖会是北海地界规模最盛大的拍卖会,不仅北神域的散修会参加,几大宗门也会派人来参加,更甚至有其他地域的人会来。拍卖的东西也当得起珍宝一说,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可能会出现。她这次就是奔着可能会出现曼陀茹芯相关线索才来的。

    另一间屋子,雨苍苍从乾坤袋里将雨蒹葭抱出,替她清理了一遍身体,神色没了之前的活泼,只是看着她静静的发呆。

    闻竹消失的那段时间,他想过了很多。

    修仙,便是与天争命。

    之前,他为了姐姐而拜师,对修仙一无所知。如今,为了姐姐,他要走下去,不就是与天争命吗....

    “姐姐,我一定会救回你的。”

    夜晚降临,风雪渐大。

    “尊上?”闻竹练了一炉丹药,睁眼,浩然无极一动不动的坐在原来的位置,像极了一具没有感情的雕像。她往窗外看了一眼,天色已深。

    “今晚,那人会来。”浩然无极目光在闻竹对来的瞬间移开,飘在那炉散着热气的丹药上。

    闻竹不蠢,想到白天禁制的亮光,便知浩然无极说的是那个壮汉。

    到底是名门正派出来的人物,闻竹在四宗管辖地带行走虽也见过为宝相争的场面,但也绝不会想到有人敢如此光明正大的杀人夺宝,蝴蝶似的睫毛在这抹情绪下煽了煽,又很快归于平静。

    浩然无极的法袍禁制为天级,白日里亮了一下,说明那人其实已动了手,若不是浩然无极拦了这么一下,她甚至可能受伤。

    “多谢。”闻竹将盘着的腿从床上放下,规规矩矩行了个礼。

    浩然无极侧身避开,神情带了丝懊恼,但又在闻竹看过来的瞬间恢复成淡漠的模样。

    “是好事。”

    闻竹抬头问道:“怎么说?”

    “他既敢光明正大行事,说明他有些把握,定是熟悉这一带的人。大可抓了他审问一二。”

    闻竹点了点头,后又觉不对,神色变了变,最终化为一簇短暂的笑。

    没想到有一天,她还会这样出格行事。

    这笑容极短,只在唇角留了个弧度便消失不见,却也足以让浩然无极牢牢记下,眸色亦深处微微带了丝笑意。

    事情果然如浩然无极猜测的那样。

    而且白日那人找准了闻竹下手,雨苍苍房间的禁制不动,只有她房间的禁制碎裂,被浩然无极一掌劈晕锁在了地上。

    闻竹看了浩然无极一眼,才动手去推那人。

    这人长得五大叁粗,是修士里少有的魁梧长相,闻竹正要去碰他的脑袋,被浩然无极拦住,“我来。”

    一句话说完,那人的脑袋就被扇到一边。他没有出手,用的风力。

    “痛痛痛痛——”

    那人被外力一激醒来,大叫了几声,才发现自己被捆了,等看清面前两人的模样,顿时吸了一大口气,“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豆爷今天算是看走了眼,一个小白脸和一个娘们带着个孩子,竟是高手。”

    闻竹看他自称豆爷,眸色婉转了一下正要开口,一旁浩然无极已是又一个巴掌扇去,面色阴沉似水。

    闻竹想了想,许是被人说成小白脸恼羞成怒了。

    便也没阻止。

    “啊——打人不打脸,打脸不打眼——”

    风劲利似刃。

    “别打了——痛死爷了——”

    “秋公子,可以了。再打,他就说不出话了。”闻竹指了指那人嘴上肿的老高的地方,咳了咳声。

    浩然无极眸色都聚焦在她握着的自己的手腕上,默了半晌点头,守到一侧便不再说话。

    “还是姑娘有善心,饶了爷吧.....”

    “爷就是看你们穿得好长得好,想来钱也揣得好...”

    闻竹瞧他说话不叁不四,有些头痛,耐着性子道:“我们不会杀你。但你需回答我们几个问题。”

    “好好好,豆爷有问必答,不憋着不憋着——”

    闻竹话音一转,素手旁指,“我这里燃了一株香,若你如实相告,此香不会有任何作用,若你有一丝迟疑隐瞒,那这香便是最上乘的蛊毒。”

    说完,那人大眼盯着燃着了五分之一的香吞了吞口水,点头如捣蒜。

    浩然无极侧过头看了眼闻竹,又看了眼香,就只是普通的凝神香罢了。

    闻竹注意到他的目光,还是第一次当着人的面撒谎,有些紧张,但很快镇定开口:“你可知明日的珍宝阁拍卖会?”

    “知道知道。每年一次,每次叁日,从辰时到亥时。明为珍宝阁举办,实是一支世家大族在后操弄。若想卖宝,需提前叁日找到珍宝阁外阁阁主鉴定珍宝品质;若是想拍卖宝贝,花些灵石便可从外阁买到入场名牌。”

    闻竹顿了顿....还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口气说完不带喘气,连珍宝阁背靠世家大族也说出来了。

    “那你可知一种名为曼陀茹芯的灵药。”

    这倒是问倒了壮汉,如果此时他的手能动,一定要挠挠脑袋死命想,被打肿的脸皱到一起,显得面容有些可笑,“这....爷没听说过如此拗口的东西。不过据闻此次拍卖会上会拍卖许多灵草灵药,两位若有财力,不妨去拍卖会上看一看瞧一瞧.....俗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让你们瞎猫碰见死耗子找着了呢——”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两位,知道的都说了,能放人了吧——爷没有想杀人越货,爷只是顺手牵羊——”

    闻竹浩然无极双双对视一眼,补了个手刀,让他闭了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