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合 - 【上古仙侠】拍卖会(二)有推文 他的小温柔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舞芊芊看眼前男子一直侧脸对着自己,有些不满。

    这还是头一次有人敢如此无视她。作为舞家出生的嫡系小姐,自来被男子捧在手心里,招招手有的是男人献殷勤,这次她主动来与他说话,难道不是恩赐,偏这男人不解风情,一眼不看她。她不由嘟起嘴,做足了小女儿姿态,手指勾着扇子在胸前抵了抵,故意将领口勾勒出一道起伏弧度。

    若是以前,她这样可怜可爱的模样,纯洁目光中不经意透露出的魅惑,早让男修们心生不忍,露出的乳沟更是让他们急色上头,好妹妹好宝贝的哄起来。

    可这次碰到的这个竟还是坐在椅子上对她视而不见。

    舞芊芊当即就要发作,但目光一移到男人身上,鼻息中混杂着他身上雪松似的气味,身体又不禁娇软起来,她向来尤爱这种冷静自持的男修,越是克制的越能挑起她的征服欲,看着他们冰凉禁欲的脸庞被她勾引的难忍欲望,露出淫靡不堪的模样,比情欲本身更为有趣。是以从进入会场落座看到这个男人的一瞬间,她就知道,这个人她非要不可。

    外袍包裹下的身体已经渐渐有了反应,舞芊芊眼神痴迷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玉色面具衬的此人身如雪松,银发飘逸如风,浑身上下都是清冽的霜雪气味,如果不是他一直看着他身边的女子,好似将她当成了空气的话就好了。

    舞芊芊眼波流转,终于分出心神瞥了眼他身边的女子。

    面具遮挡看不清容貌,但露出的眼睛温柔端庄,眸光里微带涟漪,嘴唇如弯月平挂,唇形优美,不难想象是个美人。

    舞芊芊看着她挺直的背脊和并拢规矩的双腿,心底哼笑一声,一看便知是个床上不解风情的性子,怕是连怎么取悦男人都不晓得。这个男人心神都在此女身上,恐怕不过是因为此女面具下的容貌,待她毁去此女面容,再与他交欢一场,便让他懂得什么才是真正的女人.....

    心中有了计谋,舞芊芊不屑中收敛了些娇蛮之气,重新软了身体靠近眼前男子,纤细的腰身在扬起的手臂衣袖带动中越发显得不盈一握,浓郁的香气随着她进一步靠近飘来。

    浩然无极皱了皱眉,只看到舞芊芊手中折扇吧嗒一声闭合,看似站不稳般倾斜,将要倒入他怀中,实则手中扇子的目标正对他身旁之人。

    电光火石之间,那折扇开合凭空长出一对利刃,含着不小灵力,脱手朝闻竹飞去。

    这一刀下去,非死即残。

    闻竹哪里见过这样一上来就如此骄横的做派,来不及伸手阻止,浩然无极已如惊鸿掠影般转到她面前,手臂伸来抱着她离开座位。

    两具身子只隔了一个妖兽,贴的并不算紧,闻竹柔软温热的体感如昙花拂面稍纵即逝,直到放开后,浩然无极尚有些意犹未尽。

    随着之而来的是一声“啊——”的痛苦娇呵,那女子离他们几步远,就站在浩然无极刚才坐的地方,竟是手骨断裂,整个手掌顺着手腕垂下,像是被人砍了筋的鸡爪,身体颤抖了几下半瘫软在地,衣襟散开,春色若隐若现,手上的折扇更是成了一堆碎冰落在地上,湿哒哒流出融化的水。

    舞芊芊出手本就极快,没想到浩然无极比她更快,没有人看清浩然无极是怎么出手的,也就没有人注意到舞芊芊的目标其实是闻竹。就连在浩然无极旁边的闻竹也只以为舞芊芊那番举动不过是想对浩然无极投怀送抱而已。

    舞芊芊身旁的人这才反应过来,纷乱中团团围住了闻竹几人。

    “尔等贱人敢伤舞家千金——”众人正要冲上去,被那先前看了闻竹好几眼的人折扇一拦。

    “几位道友,在下舞家落凛,这位是舞家叁小姐。不知如何得罪了阁下,要如此行事。”那人声如洪钟,一番话说下来,整场大厅都能听到,他将舞芊芊扶起来,眼睛却盯着浩然无极和闻竹。

    闻竹看了眼舞芊芊的手,又看了眼这个说话的人。视线飘过周围聚拢的视线,微微一凌,这是要把事情弄大,故意将众人引过来看。

    浩然无极面具下的眉拢起,眼中全是冰冷,在看到此人目光扫过闻竹的瞬间,心里腾出一股莫名的冲动来,掌心里的黑气如罂粟毒蛊窜入血脉,让他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就在刚刚,他本想杀了舞芊芊,又怕手法轻了不能泄恨,手法重了弄出血会让闻竹不喜。可现在,他更想把场上所有人都杀掉,让这些看向闻竹的目光全数消失。他不动声色的挡住大片目光,面如寒冰。

    闻竹似有所感,收住目光回头关切道:“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浩然无极身体僵硬了一下,压住手腕摇了摇头,“我没事。”话落,已用心头血将那股冲击压了下去,面色变得苍白,又恐闻竹担心,只垂了头暗自平复。

    雨苍苍还在状态之外,跟在两人后边抱着储物袋有些茫然。

    落凛见叁人没有理会他的意思,脸上不由阴冷下来。

    舞家的名头竟都不管用,这叁人到底是无知还是.....

    “师弟,疼死我了,我不管,你替我出气。那个女的打死,这个男的留着,我要他生不如死。”舞芊芊看旁边的人没出手,顿时叫喝起来,似是不敢相信他们竟然没直接帮她教训叁人。她堂堂舞家叁小姐,被一个贱人弄折了手腕,说出去岂不是丢了面子。更让她咬牙的是,那个对她不屑一顾的男人一定是看清了她的路数,不然不会先把她的扇子挑飞。

    一定是那个女人!

    舞芊芊眼神扫到一旁,看那女人被浩然无极护在怀里,气质从容不迫,眼神平和,哪怕是被人团团围住也丝毫不见慌张错乱,和她两相对比之下,更让她羞愤不堪,胸中火气旺盛,若不是手腕折断不能动,又被落凛拉着,她非得挑断那女子手脚筋脉,再将她千刀万剐以泄心头之恨。

    浩然无极平复后去看闻竹,发现她的目光有些冷,眉头也是皱着的,心中一慌,小心翼翼的收敛了些霜寒之气,压低了头凑过去轻轻道:“是那人要碰我。”他根本没有注意过除了她以外的人。

    闻竹竟从这冰冷语气里听出一丝委屈。

    那女子不过是想碰他一下,他便折了人家的手,现在还委屈上了。

    闻竹瞥了眼地上的扇子叹了口气,安慰了一下怀里几乎要暴走的小妖兽,没有理浩然无极,而是对着站在那里等她答复的落凛道:“是这位姑娘无礼在先。”

    “哦~我师姐不过是过来问了几句话,就让这位道友折了手腕,难道不是你们出手过于狠毒?”落凛目光透过闻竹,在浩然无极和雨苍苍身上徘徊。下意识觉得叁人中,闻竹作为女子,最是无说话的用场。

    这里是珍宝阁,哪怕是舞家,也不好大动干戈。所以他故意让众人听见,也故意诱导众人,是对方出手在先。

    闻竹穿着蓝袍,罩着白玉面具,站在那里温温柔柔的模样,听落凛说完,笑了一下,“按照道友所说,那位姑娘过来仅是问了几句话?”

    会场上的人本就关注着他们这里,听闻竹这么一说,都开始指指点点起来。

    “舞家人霸道惯了,这次竟讲起了道理?”

    “我看这次,的确是那两人出手过重。虽说舞家千金刁蛮了些,但也不至于直接折断人家手腕。”

    “娇滴滴的美人何至于此。”

    “是过于狠毒了。”

    落凛看着众人反应阴冷一笑,朝闻竹看去,“不错,我家师姐不过是问几句话罢了,竟被这样对待,道友,这件事还请给个交代。”说罢,折扇一摇,遮去半个脸,只等闻竹回话。

    啊啊啊推荐一本《士庶》1v1连载古言,太好看啦

    作者:夜晚暮声归

    志向远大庶匪少年郎x士族聪慧嫡出小姐

    年龄差1岁,女主比男主大嘻嘻

    男主是个山匪,劫了女主,本来对女人没感觉,看到女主也只是对当时社会的士庶沟壑不满,想打压一下高门贵女,哪里想到对着女主越看越爱,以至于把女主这样那样后想娶人家当老婆。男主性格又有趣又中二,为了女主把一直认为是男人象征的胡子刮掉,还擅长美男计装柔弱,虽然有点中二病,但是心不坏,志向挺远大的,想要“征服日月星辰”,少年感好强。

    女主是那种很聪慧,能屈能伸的世家嫡女。被男主带走后,虽然害怕,但是很快适应,并且对男主虚与委蛇假意欢好,伺机而逃,但是在和男主相处的过程中,有那么点动心了,毕竟男主真的很可口,有能力有抱负还对她好,这样的翩翩少年郎,在不自觉中一点点打开了女主心扉——

    日常相处写的太棒了,真正写出了士庶间的差别,女主小精致,男主过得糙,但是他们在彼此融合,思想碰撞不仅不沉重,反而透出一股可爱欢快来。肉肉也好香,男主很喜欢在doi的时候腹诽脏话,但是不会觉得粗俗

    好期待后面的剧情啊,快冲

    呜呜呜呜好恨啊,不能给大大投猪猪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