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mone - 黑化的睡美人(九) 格林黄话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你很聪明,也很狡猾。”叶贞强硬地收回了手,“我知道自己对于情绪的掌控能力不如一般人。而你,想利用这个突破我的心防,未免太过小看我了。”

    前世有人形容久坐牢狱出世的犯人是热油入水,与一切都格格不入,醒来后的世界对她而言也是如此。

    她确实容易情绪失控。

    瞧瞧这个王子缜密的心机,先是抛出一个足以震住她的故国覆灭的信息,趁她神思不属之时引诱她进入这个诡秘的棋盘,再凭借无解的棋局厮杀消磨她的意志,最后妄图说一堆不知所谓的话感化她。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布局的?

    这个世界的棋叶贞见过,规则明明与国际象棋相似,但这副马车上摆放的魔法棋却偏偏和她感兴趣的华国象棋一致。

    这是让她恢复冷静的唯一可疑之处。

    不得不想,也许在被他扶上马车之前,她就已经踏入了他的掌控。这位笑面王子如同一只蜘蛛,编织着一圈又一圈的陷阱,扯弄着她这只敏感无能的猎物。

    叶贞抿出一个甜蜜的笑容,“我想你对我的来历已经了如指掌,没错,我说的就是魔法大陆之前的来历。如你所见,我并不属于这里,既然它给予我的只有痛苦,那么我当然要等价回报。”

    她倾身用手中的权杖侮辱般地轻点着王子的脸颊,“柔软?以为我不舍得骑士牺牲?哈,演给你看罢了。没有了魔法天赋,你以为你很了解我?”

    难怪此人沉迷戏耍他人,反将一军的叶贞此时也觉得格外神清气爽,“什么女王发明,属国进贡,没想到堂堂王子殿下还对女装感兴趣,恐怕这个女王就是你自己吧。”

    说到这里,叶贞低头看了看单腿跪着的王子,红裙旖旎拖地,心中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到底没有再说下去。

    老祖宗说的好,穷寇莫追。

    “把魔法解开。杀不了你,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

    威廉没有应她。

    仿佛之前的诚挚只是一场表演,他轻笑着抵开权杖,拍了拍膝盖上并不存在的尘土,从容万分地站了起来。

    “说狠话的莉莉也很可爱。不过现在还不是离开棋盘的时候哦”迷人的王子眯起长眸,耸了耸不知何时肿胀起来的肉棒暗示,“这回不是小马儿,是真的我,这应该是情人的责任范围吧?”

    成功收到暗示的情人叶贞:“......”

    果然牲畜发情不分场合且不会尴尬,只不过发情的对象非常尴尬的是她本人。

    她环顾四周。

    战火虽已熄灭,残垣仍留在目。魔法战争的恐怖之处在于,抹杀一个人的时候是完全干净的,非常割裂的,虽然没有尸体,但此处确实埋葬过无数棋子的人像,而他们驻扎过的军营,守卫过的城池仍然确确实实地悬浮在棋盘交叉点上空。

    叶贞犹疑地问:“在这里?你确定?”

    威廉冲她眨了眨眼睛,“小傻瓜,这里面的微缩城池都是蕴含空间魔法的哦。”

    他说着,轻吟了一段深奥晦涩的魔法,然后指尖一挥,就见悬浮在叶贞头顶的微型宫殿被不断等比例放大,几乎是在王子停止吟唱的同时,宫殿坐落完成了。

    金碧辉煌!

    哪怕曾是一国王储,叶贞也不曾见过如此奢靡堂皇的宫殿,因为这座宫殿的每一处都由纯金筑造,站在宫殿前,甚至会被纯金反射的光芒刺得睁不开眼。

    毫无疑问,金币是魔法大陆的硬通货,不仅能储存魔力,且足够坚硬,越纯的金释放魔力的效果越佳,同样的,也越稀有,越昂贵。

    “哦对了,这些宫城都是可以带出棋盘的哦。”

    叶贞:!!!

    等下!!这些玩具大小的城池,原来不是模型吗??!

    眼前这个风骚老狗,居然是拥有九十套以上豪华房产的超级富豪??

    “本来呢,棋盘上蓝方剩下棋子占领的城池是可以归莉莉你的”威廉揉了揉肉棒,因为其特殊的形状而在裙子表面突出了一大块,不细看还以为这里藏着一把佩剑,“不过既然你要解开魔法,离开这里,那就视同放——”

    叶贞立马打断了他:“不,我觉得棋盘里面的风景很优美,空气很清新,十分适合做爱,我爱这里。”

    在哪做不是做!

    试问哪个打工人不想有房呢!前世没有房产,今生所有封地都覆灭了的叶贞流下妥协而贫穷的泪水。

    威廉闻言,心满意足地带着叶贞踏入了这座纯金堆砌的宫殿。

    宫殿长什么样,叶贞可太熟悉了,但一旦材料变成了金,当财富堆迭到一个恐怖的数字,普通的审美根本无法评判。

    金制的餐桌,金制的挂灯,金制的床......谁能说这不美呢?

    “莉莉,你想在哪做?”威廉温柔地提问。

    然后开始慢条斯理地解起了身上的裙子。

    是的,王子殿下还穿着女王的红裙。

    明明他身上只有一条并不贴身的红裙,滑稽又宽肥,脱起来却颇有几分卖弄。

    只见修长骨质的手好似不经意,一寸一寸,划过利落分明的锁骨,再撩过凸起的喉结,倏而往下勾住裙子的一角,蜜色的皮肤比刚刚的战马还要显得搏动有力,即使没有那张光芒万丈的脸孔,也足够描摹风情。

    红裙终于与肉体剥离,滑落在了金丝织就的毛毯上。

    所谓的力量与美感兼存,大概就是这样了。哪怕这个人的性格再惹人生厌,肉体总归是完美的。

    “莉莉你好坏。”

    被控诉的叶贞满脸问号,“我站着呼吸也有错?”

    敢脱还不敢让人看了?

    “你一点也不公平。我都脱了,你却裹得严严实实的。”

    完美的肉体顺势压向了她。

    ----------------------------

    卑微求珠珠求留言求收藏呜呜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